創業,就是要做個特立獨行的人
日期:2018-01-13 瀏覽
科技和商業史上的每一個重要時刻都只有一次,比爾·蓋茨、拉里·佩奇、馬克·扎克伯格……都只會小概率出現。成功必然沒有具體的固定模式,所以習慣性逆向思考是非常有必要的。   做到行業頂尖的人,必然需要一些特立獨行;這些人往往非常清楚規則和邊界所在,但又不被規則所束縛,能夠跳出框架去思考去做事。投資創業都是如此,拿投資來說,風口不風口不應該影響投資人的獨立思考,更不能成為一個絕對化的布局判斷。每個行業在任何一個時間點,都會有新的非常優秀的創業者出現。   主動思考未來   在這個充滿變革的時代中,沒有什么未來是可以確定的。你必須主動思考未來——把思考的權利交給別人,并不是一件好事。   科技和商業史上的每一個重要時刻都只有一次。下一個比爾·蓋茨將不會研發操作系統;下一個拉里·佩奇將不會創造搜索引擎;下一個馬克·扎克伯格也不會建立社交網絡。   如果還有人在亦步亦趨地模仿這些人,那一定有點問題。   大多數情況下,人們都有“羊群心態”,這并不是說大眾一定是錯的。如果一大波群眾可以各自獨立地做出判斷,會是相當不錯的。但問題是,大多數情況下,判斷不是獨立地進行,人們總是望向他人。   當人們像羊群一樣都去追逐某樣東西的時候,就產生了“溢價效應”。   舉個例子,現在人人都在談“趨勢”,但人們聽到的每一個趨勢可能都是被過度看重了。如果你要創業,最好逆向思考(contrarian thinking)——離那些時髦詞語越遠越好。   因為那些很熱門的詞其實是在虛張聲勢。而且,“時髦”往往意味著已經有很多人在做同樣的事情了。相反,一些獨一無二的事情被低估了,有一些非常好的業務沒有人做,有一些非常好的投資沒有人投。   生活的方方面面都隨時面對著羊群效應所產生的溢價困境。因此創業者必須努力打破其中的困境,來為自己與群體帶來全新的價值。   人們需要的不是模仿,而是特立獨行。   比如,在他對創新的態度上:創新不是要想方設法尋找成功的固定模式,因為這樣的模式是不存在的。   創新創業的一大挑戰,就是要找到自己的與眾不同之處,找到別人還沒有發現甚至沒有想到過的一些領域進行創業。   那些非常成功的大公司,都是在一些壟斷領域,他們采取的是別人沒有做過的做法。   在谷歌,可能只有5-10個人真正了解公司的成功之處在哪里,而且他們是不會到處跟別人討論這一點的。壟斷型企業通常會有一些商業模式是不為外人所知的。   如何破除這種所有人在一個領域競爭的模式,去尋找一些新的領域?   彼得·蒂爾認為,模仿別人是沒有辦法很好地突破和創新的,因為總是沒有從自己的角度進行自主的思考。   在硅谷,非常多有才華的創業家總是和別人在同樣的領域競爭,總是思考別人對他的期待是什么,而沒有很好地在更大的社會環境中想問題。   最后大家的結果是總在做同樣的錯誤的事情,而沒有辦法進行創新。   迄今為止絕大多數的公司都是模仿性的,只有很少的公司進行過大的創新。那些特別有價值的公司,大部分都是能夠做出大的突破的公司。   不斷自我超越   彼得·蒂爾有一種強大的思考模式,助其實現自我超越——這是建立在反思和形式邏輯基礎上的。   “自我超越”的方法論在于:跳出目前的邏輯框架,在一個升級的極大空間和時間維度上,對世界進行重新梳理、再建;   以縝密的形式邏輯重新架構,而獲得一個更高維度的俯視視角,并發展出拯救策略;   在不斷升級、重組過程中,跳出思維慣性,而不斷地實現自我超越。   因此彼得對于競爭的態度是:無法打敗對手,就聯合起來。   如何做到壟斷?很多人的第一想法是:占據一個巨大的市場。   然而按照彼得·蒂爾認為:壟斷的第一步,不是急于占據巨大的市場,而應當是在一個相對較小的市場中占據一個大的份額。   每個初創企業都從小起步,每個壟斷企業都需要統治市場,所以要成為好的初創企業,需要一開始就壟斷一個小的市場。   像PayPal就是如此,他們一開始只針對eBay網站上的兩萬個小商鋪,確定這樣的目標客戶群,他們的市場份額在5到6個月里從0增長到40%。   一旦壟斷了利基市場,就應該逐步擴張到相關且更廣闊的市場。貝佐斯創立亞馬遜是為了壟斷在線零售,但刻意從賣書開始。掃蕩市場要方法得當,逐步擴張需要嚴守紀律,擴張前一定要先壟斷特定的市場。   開創創新性壟斷企業的路徑是:先在利基市場取得壟斷地位,再在成功的基礎上擴展到臨近市場,一步一步擴大壟斷,不要找原有產業的麻煩,不要像Napster那樣試圖去毀滅原有產業,因為這樣會帶來麻煩,當擴張到臨近產業的時候也要遵守這個原則。   硅谷頂級投資人本·霍洛維茨也說過,每個人想聽的是:他們已經相信是“真實或者正確”的東西;他們最不想聽到的是:與他們認知系統相違背的獨到觀點。   但所有任何其他人已相信的東西中,實際上都沒有任何價值可以被創造,商界中一切皆是如此。   彼得·蒂爾認為,所有的創業公司都是基于某一個秘密建立起來的,每個公司背后都有一個所謂的“近在眼前,但是沒有人認識到的秘密。   他說Facebook的秘密是:在2005年、2006年能用什么辦法把學校里面的年輕學生連接起來,形成一個巨大的公司。后來了Facebook走出了哈佛,走到美國全社會,現在成為連接全世界所有人(除了中國以外)的巨大的社會網絡。 當他與人共同創辦一家科技初創公司時,采取了一種截然相反的方法,他們有意地改變著整個世界的前進方向。目標就是要建立一種新的數字貨幣,并且用它來取代美元。   當時他們的團隊非常年輕,開始創業的時候,他是團隊里唯一一個年齡超過23歲的人。   發布第一款產品時,第一批用戶僅僅是在他們公司工作的24名員工。當他們把自己的計劃告訴其他金融界的從業人士時時,注意到了一個明顯的特征:一個在銀行從業的經驗越豐富的人,就越確信他們的業務絕不會成功。   然而如今,全球每年通過PayPal完成的交易超過2000億美元。但他們的確沒能實現那個更大的目標——美元仍然是當今世界的主導貨幣。   他們沒能成功地用數字貨幣征服全世界,但在這個過程中,的確建立了一家成功的公司。更重要的是明白了創新雖然充滿了各種困難,但它并非絕無可能。   在人生的現階段,你們面臨的限制、禁忌和恐懼是人生中最少的階段。   很多人總說,我們正處于一個事物快速更迭的時代,但眾所周知,這種陳詞濫調目前正到達一個拐點:創新已經日趨停滯。   彼得·蒂爾認為應該堅決抵制假定歷史已經結束的誘惑。當然,如果我們選擇相信我們無力做成任何不熟悉的事情,我們將不會犯錯,但這種正確僅存在于一種自我應驗的方式中,這只會是我們自己的錯。   熟悉的軌跡和傳統就像老生常談——它們無處不在,有時是合理的,但通常除了不斷重復以外沒什么道理。   彼得·蒂爾屬于那種典型的擅長“長遠思考”的人,他們常常更清楚地看到未來,他不用去試錯,需要的只是認真思考,而后想出來的東西就是趨勢。   毫無疑問,彼得·蒂爾是一個偉大的思考家,或許如他所說,“所以我認為你所說的離經叛道,更多的是我對自身的一種清醒認識。   彼得·蒂爾說:“世界上有一些事情是常識。”學校里面的東西基本上都是常識,每個失敗者都會很多的常識,真正的企業家在尋找眾人皆知但又沒有人認可的秘密。   認知未來是他的謀生之道   彼得·蒂爾說,認知未來是他的謀生之道。   作為一名科技領域的投資人,他的工作就是投資于新的開始,對于那些人們從未見過或做到的事情抱有信心。   他曾得到了一次美國最高法院書記員一職的面試機會。作為一名律師,差不多算是中了頭等獎,它是律師競爭的最高舞臺。然而他失敗了,他感到徹頭徹尾的沮喪,就像是世界崩塌。   但后來發現如果他不是在那次競爭中失利了,就不可能偏離從中學便開始計劃好的軌道,也不會搬到加州與人一起創辦了一家初創公司,更不會開創任何新的事業。   他回想當年想成為律師的決心,與其說是他對未來的計劃,不如說是為當下而找的托辭。這樣的話,如果任何人問起他未來的打算,他會這樣回答:“我的未來不必擔心,我在未來路上做得很好。”   然而他回想起來發現當時最大的問題就是:走上既定軌道的時候,并沒有真正地認真思考過這條路未來通向哪里。 文章來源:體育論壇
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开奖